內蒙古的蒙古人與蒙古馬特殊情感 :

  蒙古馬與蒙古人一樣,生活在冬季高寒夏季高溫地帶。它在暴風雪中馳騁如飛,烈日炎炎中行走如流。它有耐寒耐熱的奇特本領,因而具有強大的環境適應性。蒙古馬體小而又靈活,眼疾而能避險,矯健而有力量,敏銳而又迅捷。在蒙古族著名英雄史詩(江格爾)中,有段描寫英雄戰馬的詩句:“如同離弦的箭一樣快/像火花似的閃耀愾勢磅礴/像萬馬奔騰/像萬牛怒吼/讓那公牛和大象嚇得心驚膽戰/人們一看那漫天紅塵就可知道阿蘭扎爾神駒來臨。”

  在占代,成吉思汗統率的蒙古軍進攻或退守中,只要蒙古馬一馬當先便萬夫難擋。蒙古馬為蒙古大軍贏得了時間,占據了有利的地形地物,使得成吉思汗的戰事經常處于主動地位。在激烈的戰斗中,蒙占馬食宿簡便易行,圍追防范能力特強。它吃下任何一地牧草后,便不分晝夜冷熱立著睡眠。它這特殊性能,體力恢復極快,在戰爭中始終保持健壯的體魄和充沛的力量。蒙古大軍每次出征時,每個戰士除乘馬外還挎少則一匹多則三匹馬。乘馬跑下一段路程后,便丟給戰爭途中的專門養馬人,換上另一匹膘肥體壯的戰馬繼續前進。

  古代的驛站,亦稱“站赤”(蒙古語意為掌驛站者)。驛站是“通達邊情,布宣號令。”“驛傳璽書謂之鋪馬圣旨,遇軍務之急,則以金字、銀字圓符為信。”可見驛傳任務非常艱巨。這種艱巨任務,主要是靠蒙古馬來完成。每個驛站均備有蒙古馬群,一旦驛傳號令或圣旨下來,驛傳者不分晝夜飛身上馬。蒙古馬將驛傳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準時送到下一個驛站。有時惡劣氣候使驛傳者在破云除霧爬山涉水中迷失了方向。但驛站傳者只要暗示好乘馬,任馬由韁,乘馬便會不失時機地將驛傳者帶到目的地。

  圍獵是蒙古人老少嫻熟的一項活動。古代蒙古大汗、王公貴族都喜歡圍獵,如今許多地區仍保持著圍獵習慣。圍獵中經常上上下下一齊出動,是全民性活動。古代的圍獵分為虎圍、狼圍、鹿圍和雞兔圍。這實際上是一場蒙古馬競技表演和準軍事演習。凡參加圍獵者均要騎一匹精良的蒙古馬。在圍、趕、追、嚇、堵、埋伏等圍獵中,需要蒙古馬與主人卓越的配合,否則不僅不能獲取獵物,主人稍有不慎或乘馬有所閃失,便有中槍彈、箭、布魯(打獵工具)和野獸反撲的危險性。圍獵者要想盡情發揮圍獵的真正本領,那是絕對地少不了蒙古馬的智慧和機敏。蒙古馬不僅善解主人用意,更懂得圍獵的奧秘與要領。在這一點上,蒙古馬有驚人的記憶和超常的靈活性。主人在瞬息萬變的圍獵場上,有些難以精確預料的東西,這時便由蒙古馬替主人加以補救而化險為夷。古代圍獵者將自己的獵馬視如生命視如神靈。

  蒙古馬通人性,對主人竭盡忠誠。它最有忘我的情感,遇事主動承擔風險。這在蒙古民間有許多生動故事流傳。十三或十四****的敘事詩<成吉思汗的兩匹駿馬),在蒙古族中幾乎是家喻戶曉。敘事詩中描述的兩匹駿馬在參加成吉思汗圍獵中超群出眾,貢獻巨大。但這樣輝煌的業績沒有得到主人應有的贊揚,因而兩匹駿馬遁逃而去。在遁逃中,兩匹駿馬對成吉思汗的不同看法終于暴露出來。一個是倔強自信、桀驁不馴,追求自由;一個是愿意忍受役使而眷戀主人。最終在“恩君”的感召下,重又回到原來的馬群,受到成吉思汗的歡迎、問安和封獎。這一寓言詩以兩匹駿馬的人格化,反映出蒙古人與蒙古馬的美好關系和蒙古馬對蒙古人的篤實心態。蒙古民族對其后代進行愛馬教育中,經常引用<成吉思汗的兩匹駿馬)作為教材。

  蒙古民族英雄嘎達梅林義軍與軍閥和王爺軍隊激戰中,嘎達梅林被冷彈擊中落馬。在敵軍就要追上的千鈞一發之際,嘎達梅林的乘馬咬緊嘎達梅林衣角,將嘎達梅林拖到河畔密林中,使嘎達梅林死里逃生。

  蒙古族大作家尹湛納希從外地返回家鄉的原野上,不慎落馬昏厥過去,這時有兩條狼撲了過來。尹湛納希的乘馬高揚四蹄和鬃尾與兩條狼展開了殊死搏斗。盡管狡猾的兩條狼輪番進攻,乘馬一對二出一身大汗,但它仍然寸步不離主人。最終擋住了兩條狼,迎來了尹湛納希的家人。

  蒙古馬親情很重,它多年乃至到死能準確認出父馬母馬與兄妹馬并保持親密的家族關系,有的馬離群多日回到家族中間,以互咬鬃毛來表示親熱。蒙古馬從不與生身母馬交媾,因而蒙古人稱馬為義畜。蒙古馬在動物中是最潔凈的,它喝的是河水、湖水、井水,從不喝死水和臟水。吃的草也是找新鮮的,有時寧肯挨餓,不吃腐爛變質的草。在家畜中馬的壽命最長,最高能活六十歲。蒙古人對馬的年齡計算以雙歲為一歲,如三十三歲馬實際已是六十六歲。

  蒙古牧人忌食馬肉。馬死亡后都將埋葬,以示報答馬對主人的一片深情。生過十個馬駒的母馬和年久的種公馬,蒙古人視為他們的“功臣”,給予特殊待遇,馬鬃系上色彩鮮艷綢緞條,以區別不同于一般馬。這兩種馬不但不能宰殺,死后還要厚葬。

  蒙古人對蒙古馬非常珍愛,對眾多的蒙古馬的習性和愛好了如指掌。按照蒙古馬的毛色和雌雄不同,分別給予愛稱和昵稱。蒙古馬群中大致分為紅色(又分為棗紅騮紅)、白色、黃色(又分為金黃米黃)、黑色、紫色、棕色和斑馬。按此毛色特點,許多蒙古小孩都能準確無誤地講出馬的愛稱和昵稱。

  蒙古人從古至今對乘馬愛護備至,乘馬用具也格外考究。如馬鞍上鑲嵌金銀飾品,鏤刻美麗圖案的花紋。乘馬中分顛兒馬和走馬,走馬尤其受歡迎。走馬價值連城,許多富戶不惜重金購買走馬。走馬速度快,跑起來平穩,主人如同坐轎一般,趕遠路更顯走馬之可貴。如今蒙古馬已走出草原走出國門,到眾多國家落戶。

  蒙古馬在蒙古人心中如同日月星辰。呼和浩特為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在市中心博物館和火車站有兩座飛騰的蒙古馬雕塑,似可看做城徽。不僅呼和浩特,內蒙古許多城鎮都有不同的駿馬雕像。在各種文藝作品中以駿馬為對象的作品難以計數。蒙古馬已成為蒙古民族的歷史文化傳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