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蘭山巖畫屬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中國游牧民族的藝術畫廊 。賀蘭山在古代是匈奴、鮮卑、突厥、回鶻、吐蕃、黨項等北方少數民族駐牧游獵、生息繁衍的地方。他們把生產生活的場景,鑿刻在賀蘭山的巖石上,來表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與追求,再現了他們當時的審美觀、社會習俗和生活情趣。在南北長200多公里的賀蘭山腹地,就有20多處遺存巖畫。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賀蘭口巖畫。巖畫分布在賀蘭山全長250余公里、從北到南的十多個山口中。在賀蘭山樹林口、黑石峁、歸德溝、賀蘭口、蘇峪口、回回溝、插旗口、西蕃口、口子門溝、雙龍山、黃羊山、苦井溝,發現巖畫群20多處,畫面總數約在萬幅以上。

  這是自遠古以來活躍在這一地區的羌戎、月氏、匈奴、鮮卑、鐵勒、突厥、黨項等民族的杰作,時間大致從春秋戰國到西夏時期。賀蘭山巖畫在不同的地點有著不同的內容:石嘴山一帶以森林草原動物為主,如北山羊、巖羊、狼等形象;賀蘭山一帶多以形形色色的類人首為題材;青銅峽、中衛、中寧一帶的巖畫則以放牧及草原動物北山羊為主。在賀蘭山白芨溝等地,還發現了成片彩繪巖畫,內容以乘騎征戰人物形象及北山羊、馬等動物形象為主。彩繪巖畫的發現,為賀蘭山巖畫增添了新的內容和形式。

  賀蘭口距銀川城50余公里,位于賀蘭山中段的賀蘭縣金山鄉境內,山勢高峻,海拔1448米,俗稱豁了口。山口景色幽雅,奇峰疊障,潺潺泉水從溝內流出,約有千余幅個體圖形的巖畫分布在溝谷兩側綿延600多米的山巖石壁上。畫面藝術造型粗獷渾厚,構圖樸實,姿態自然,寫實性較強。以人首像為主的占總數的一半以上。其次為牛、馬、驢、鹿、鳥、狼等動物圖形。

  人首像畫面簡單、奇異,有的人首長著犄角,有的插著羽毛,有的戴尖形或圓頂帽。表現女性的巖畫,有的戴著頭飾,有的挽著發髻,風姿秀逸,再現了幾千年前古代婦女對美的追求。有的大耳高鼻滿臉生毛,有的口銜骨頭,有的面部有條形紋或弧形紋。還有幾幅面部五官似一個站立人形,雙臂彎曲,兩腿叉開,腰佩長刀,表現了圖騰巫覡的造型形象。

  動物圖形構圖粗獷,形象生動,栩栩如生。有奔跑的鹿,有雙角突出的巖羊,有飛馳的駿馬,有搖尾巴的狗,有飛鳥的圖形和猛獸的形象,有部分人的手和太陽的畫面,還有原始宗教活動的場面。

根據巖畫圖形和西夏刻記分析,賀蘭口巖畫是不同時期先后刻制的,大部分是春秋戰國時期的北方游牧民族所為,也有其他朝代和西夏時期的畫像。刻制方法有鑿刻和磨制兩種:鑿刻痕跡清晰,較淺;磨制法是先鑿后磨,線條較粗深,凹槽光潔。賀蘭口巖畫的題材、內容與表現手法都十分廣泛,富有想像力,給人一種真實、親切、肅穆和純真的感受。眾多巖畫為我們了解和研究古代游牧民族的歷史、文化、經濟狀況、風土人情提供了極為珍貴的文物資料,堪稱是一處珍貴的民族藝術畫廊。

銀川市西北約50公里處的賀蘭山東麓的拜寺口內,坐落著一對古塔,它們就像兩個孿生兄弟守衛在山口兩旁,顯得格外挺拔。

  中國古代佛教建筑。在寧夏賀蘭山拜寺口北崗上。據塔上遺跡判斷,雙塔建造于西夏后期,西塔早于東塔。元代曾裝修彩繪。1984年進行勘測,擬定加固修繕方案,1986年對雙塔進行了加固修復,并劃定了保護范圍,設置專人保管。198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雙塔均為 13層八角密檐式磚塔,東西相距 80余米。西塔粗壯古樸,外形呈拋物線狀,殘高41米,底層邊長3.1 米。二層以上每層各面正中有長方形小淺龕,龕內影塑彩繪羅漢、明王護法神像和八寶。剎座下平座八角塑有蹲踞狀護塔力士像。東塔瘦削挺拔,殘高 39.15米,底層每邊長2.93米,無基座,底層塔身素面,正南辟有券拱門,可通塔室,塔室內徑3.47米。二層以上每層各面影塑 2個彩繪獸面,獸面間影塑日、月、云、火焰寶珠圖案,每層疊澀磚檐和剎座,也粉妝彩繪。西塔剎座穹室內發現梵文題記11條、西夏文題記 6條、彩膠漆絹佛畫2幅、絹紙供花2束、小供桌1張、元代中統交鈔2張、銀幣1枚、喜吉金剛像2尊,為研究西夏元代的佛教藝術提供了新的資料。

  拜寺口是賀蘭山著名山口之一,這里山大溝深,環境幽靜,面東開口,視野開闊。在山口平緩的坡地上有大片建筑遺址。據考證,這里曾是西夏佛祖寺院所在地。雙塔就建在溝口北邊寺院遺址的臺地上。雙塔東西對峙,相距約百米,皆為八面十三層樓閣式磚塔。兩塔直起平地,沒有基座,底層較高,平素無飾,正南辟券門,可進入厚壁空心筒狀塔室。

  東塔總高約39米,塔身呈錐體。每層由疊澀棱角牙和疊澀磚構成腰檐,腰檐外挑。塔頂上砌八角形平座,平座中間為一圓形剎座,上承十三天寶剎。二層以上,每層每面都貼有彩塑獸面兩個,左右并列,怒目圓睜,獠牙外露,十分威猛。獸面口銜彩繪紅色連珠。獸面之間,是彩繪云托日月圖案。塔壁轉角處裝飾彩塑寶珠火焰。

  西塔總高約36米,塔體比例協調,比東塔較為粗壯高大。二層以上由數層疊澀棱角牙和疊澀磚構成腰檐,腰上砌成平座,外檐飾以圓形獸頭構件。塔頂上承八角形剎座,剎座檐下,飾以并排彩繪蓮瓣,轉角處飾以磚雕力神,力神裸體挺腹,手托蓮座,栩栩如生。剎座上承十三天寶剎。二層之上每面腰檐下均有彩塑佛像及裝飾圖案。各層壁面中心置長方形淺佛龕,龕內有彩塑動物和八寶圖案,龕兩側為彩塑獸面,獸面口含流蘇七串。呈八字形下垂,布滿壁面。獸面怒目圓睜,獠牙外齜,威猛可怖。塔壁轉角處有寶珠火焰、云托日月的彩塑圖案,這些造像及裝飾圖案,布滿整個塔身。在眾多的造像中,有身著法袍的羅漢,有拄杖倚立的老者和神態瀟灑的壯者。他們項掛瓔珞,腰系長帶,手執法器;有的伸臂,有的跳躍,動作自如,神態各異,充滿了強烈的生活氣息和濃郁的宗教色彩。西塔正東面第十二層佛龕內右上側,有西夏文。在第十層正東的平座上,放置著一個完整的綠色琉璃套獸。塔頂佛龕內置有一根六棱木質中心剎柱,直徑約30厘米,剎柱上有墨書西夏文題記和梵文字。雙塔建筑綜合了中原佛塔傳統特點,又把繪畫和雕刻藝術結合起來,構成了兩座雄偉壯觀、絢麗多彩的藝術珍品。

  雙塔始建于何時,史料無記載,明萬歷年間修寧夏《萬歷朔方新志》卷首《寧夏鎮北路圖》中,在拜寺口就標有雙塔。根據塔剎發現的文物推測,雙塔于元代早期曾進行過裝修,修繕了塔剎,粉妝了壁面,但塔身未進行大的修理。新中國成立以后,經碳-14測定雙塔朽木,專家認為是西夏中晚期所建。

  明清時期,銀川地區地震頻繁,特別是清乾隆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173913日)發生一次八級以上地震,雙塔附近的建筑、房屋均被震毀,可是雙塔卻仍傲然挺立于崇山峻嶺之中,這充分體現了當時西夏建筑業的高超技術。

  1986年,國家組織力量對雙塔進行了加固維修,在維修西塔塔剎時,一密封空心穹室內置放著一批文物,有蒙古汗國銀幣大朝通寶,元初中統寶鈔,絹質彩繪佛畫(唐卡)、絹紙花,木雕上樂金剛雙身像木花瓶和銅佛像等。雙塔經維修后,于1988年被國家列為第二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嘉靖寧夏新志》載有明代安塞王朱秩炅《拜寺口》詩贊雙塔:

  風前臨眺豁吟眸,

  萬馬騰驤勢轉悠。

  戈甲氣銷山色在,

  綺羅人去輦痕留。

  文殊有殿存遺址,

  拜寺無僧話舊游。

  紫塞正憐同罨畫,

可堪回首暮云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