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力圖是蒙古語,意為“首席”或“法座”。
  席力圖召漢名“延壽寺”,為康熙所賜。該召座落在呼和浩特舊城玉泉區石頭巷北端,座北向南。
據史料記載,明萬歷九年(公元1582年),土默特蒙古部阿勒坦汗死后,其子僧格都楞繼承了汗位。他執政后,效仿他父親的作法,決定邀請三世達賴索南堅措到內蒙古右翼各部傳播宗教。三世達賴接受了他的邀請。為了迎接索南堅措三世達賴的到來,僧格都楞于萬歷十二年(公元1585年)為他建立了這座小喇嘛廟——席力圖召。后在清康熙、雍正、咸豐和光緒年間,經不斷擴建和修繕,成為呼和浩特地區規模
最大的喇嘛教寺院,并掌握著這個地區的黃教大權。召廟建筑宏敞,風格獨具.雖經四百年風雨和動亂,仍保留較完整。
  三世達賴來到呼和浩特傳教期間,西藏方面派高僧希迪圖噶卜楚專程來看望他。1588年,達賴三世圓寂,死前他留下遺囑,命令希迪圖噶卜楚替他坐床傳教,并指示在辦完舍利(遺體)事宜后,到東方尋找他的呼畢勒罕(轉世)。希迪圖噶卜楚遵從他的旨令,在席力圖召坐床,并負責蒙古右翼地區的佛教事務。公元1589年,希迪圖噶卜楚同右翼蒙古封建主商量,選取阿勒坦汗之孫嘉云登堅措做了四世達
賴,希迪圖噶卜楚親自給四世達賴講授佛教經典,一直把四賴教養成人。于明萬歷三十年(公元1602年),由希迪圖噶卜楚護送四世達賴到西藏舉行坐床典禮。傳說在典禮儀式上,希迪圖噶卜楚曾坐在達賴喇嘛的法座上,法座的藏語名稱席力圖,他被稱為席力圖呼圖克圖。返回呼和浩特以后,希迪圖噶卜楚便將他主持的寺廟改名為席力圖召。這位希迪圖噶卜楚就是席力圖一世。為了報答希迪圖噶卜楚的執教之恩,四世達鞍曾授于他“烏汝勒克、班弟達固巧爾氣”的稱號。也有資料認為,席力圖召的名字就是來自他的這個封號(即有權坐床之意)。席力圖一世活佛希迪圖噶卜楚熟悉蒙、藏、漢三種文字,精通佛教典籍,曾將藏文《般若經》譯成蒙古文。
  現今所見的席力圖召內建筑群,是采用中原傳統的布局,即從山門到大殿形成一條中軸線。兩側對稱布置側殿、倉房、碑亭、鐘鼓樓。寺內建筑凡五進,山門前還建有木牌樓。由經堂佛殿組成的大殿,為寺內主要建筑,佛殿已在解放前遭火災焚毀。經堂大致保持原狀,為九間的木結構建筑,歇山式屋頂,頂蓋綠色琉璃瓦。脊上有鎏金鋼寶剎,相輪,飛龍和瑞鹿等裝飾,四墻采用藏式結構,筑成帶有小窗的厚墻。墻面用藍色琉璃磚鑲嵌,井夾以黃色琉璃磚,以組成各種圖案花紋,絢麗奪目,富有強烈的藝術效果,這是我區現存的最為瑰麗的古典藝術建筑物。
  寺內大殿東側,鼓樓、廣場東面的漢白玉石塔,是內蒙古地區覆缽式喇嘛塔中最完整的一座,它全用白石雕刻壘砌而成,通高約15米,石塔基座用石條砌成方壇,四面有階梯可登。方壇上面為方形束腰座,束腰部分刻出火焰、金剛杵、獅等圖案花紋,四角立圓柱,上呈階梯狀座身,分五級逐步內收,最下一級刻圖案花紋,以上各級刻梵文六字真言。覆缽為寬肩型,周圍飾以纓絡,南面正中砌出火焰形佛龕。覆缽上面的塔剎,用石刻出十三相輪,再覆以銅制星月和寶蓋。白色石料的塔身上,紋飾都用五彩,色調對比鮮明,顯得格外光彩奪目,不愧為我國北方建筑藝術的寶貴實物和清代覆缽式塔的代表作。
  塔的東北角原有乃春廟,規模較大,可惜在光緒十三年公元1887年)失火焚毀。
  席力圖召有四個附屬寺院:廣壽寺(在東烏素圖村老園子西),永安寺(又稱哈達召,在大青山后達茂旗)、普會寺(在達茂旗錫拉木倫,即召河)、延禧寺(又稱巧爾齊召,在呼和浩特市舊城五十家街),均建于康熙年間。康熙三十五年(1969年),康熙皇帝第二次親征噶爾丹,抵抗沙俄侵略,西征凱旋回軍
路經呼和浩特,康熙皇帝駐蹕此召。當時的席力圖四世為康席帝舉行名為“皇圖永固,圣壽無疆”誦經法會,康熙御賜《唐古特經》一部,《藥王經》一部,還有珊瑚數珠,紅珠寶石。又因席力圖召的大殿正在此時新建落成,于是賜寺名為延壽寺,并在寺內立滿,漢、蒙、藏四種文字的征噶爾丹記功碑,
立于召內殿前,兼以表揚席力圖四世對清廷的功績。在雍正十二年(公元1734午),因席力圖五世與清廷保持密切聯系,被授封為掌印札薩克達喇嘛,總理“歸化城”喇嘛教務。當時的掌印札薩克達喇嘛實權很大,可以直接上奏清朝皇帝。席力圖活佛既累代掌印,召中權力更為集中。由于財力也比較雄厚,在清代后期,仍有增修。咸豐九年(公元1859年)還曾經重修殿基,增高數尺。十分可惜的是光緒十三年(公元1887年)席力圖召發生火災,將廟倉及葛根住所幾乎全部燒毀,召遂大破。后光緒十七年(公元1891年)加以重修后,較以前更加壯麗,便是今天席力圖召的外觀。
  席力圖召是內蒙古自治區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近幾年幾次進行修葺彩畫,已成為重要名勝古跡之一。